lovetown.jpg (22089 字节)chinalovetown.JPG (48198 字节)


您的位置 - - 收藏本文

相关新闻

未找到相关文章

专题热点


 01-26-2007 21:56:54 河南日报 文/图本报记者 王胜昔本报实习生尚杰 点击:

07.1.26日河南日报报道爱心之家---《为了“希望家园”的希望 》


“希望家园”的孩子们和志愿者在一起



孩子们正在排练情景剧



孩子们围在一个圆桌前吃饭,犹如一个气氛融洽的大家庭。

□ 文/图本报记者 王胜昔本报实习生尚杰
  核心提示
  这是一群来自农村艾滋病家庭的孩子,他们身体健康,渴望到城里读书。为了帮助他们圆梦,从去年开始,开封市一家慈善机构在国内首家尝试创办了经教育部门认可的学习班——“希望家园”,将9个8岁左右的农村艾滋病家庭孩子接到开封市区来念书。
  在这里,围绕着孩子们的学习和吃穿住行,社会各界志愿者搭建起了爱心链条;在这里,孩子们过上了快乐的集体生活,他们逐渐驱散心理阴霾,变得乐观开朗。但诸多无法克服的困难同样存在,经费、师资……这条路究竟还能走多长?“希望家园”还有多少希望?
  见闻:快乐集体生活
  1月20日,记者来到位于开封市西郊电视塔附近的“希望家园”。
  “希望家园”正式成立于2006年8月,它是由开封市一家民间慈善团体——爱心之家志愿者协会(以下简称“爱心之家”)创办的。“爱心之家”是一个民间群众互助性慈善组织,主要围绕着“安老、扶幼、援残、助学、济困”展开公益活动。负责人杨峥今年36岁,曾是一位医生。
  这是一栋两层的家庭式住宅小楼。上午10点,9名孩子正在二楼的教室里学习英语。近20平方米的教室里,9套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炉火烧得正旺。来自河南大学教科院的志愿者正带着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地念着“Iamsorry”和“That’snothing”。课堂上,孩子们踊跃地发言,回答问题,相互配合模拟情景对话。
  10点40分,上古诗词鉴赏课。把杜牧的《山行》背得滚瓜烂熟的孩子们,多数得到了“优”或者“良”。
  11点30分,放学。在志愿者陈少威的指导下,开始排练圣经中的情景剧《大卫与歌利亚》。这部长达15分钟的剧目,是为了给他们的语文老师赵自富庆祝生日。
  12点,开饭。当天的午餐是面条,菜也不算丰盛。孩子们向打饭的阿姨报着“半碗”、“一碗”,吃完了可以再加,但要求不能剩下。9颗小脑袋围在一个圆桌前吃饭,不时一两个调皮的男孩弄出点欢声笑语,犹如一个气氛融洽的大家庭。
  吃完饭,孩子们争先恐后地领着记者去参观他们的宿舍。另一栋楼二楼的5间房子是孩子们的宿舍。每个房间20平方米左右,住2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床,床头摆着简易的书柜。为了方便和父母联系,宿舍里还装有一部201电话。宿舍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被褥叠放得整整齐齐,鞋子在床头摆成“一”字形。
  在宿舍,9岁的李梦杰抱住一只玩具熊告诉记者,这是他们最珍贵的礼物。自从河大的一名志愿者把它捐献给孩子们后,玩具熊会轮流陪着每个孩子过夜,搂着玩具熊睡觉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情。
  源起:进城上学之梦
  2006年1月,“爱心之家”接到尉氏县红丝带协会的求助信,信中请求杨峥帮忙联系艾滋病患者家庭的孩子到城里去上学。“六一”儿童节,杨峥将其中一些孩子接到开封游玩时,用市区学校的试卷对他们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结果令他感到意外:10个孩子中只有1个孩子及格,其中一个孩子的语文、数学加起来才得了3.5分。
  随后,杨峥赶赴农村实地考察。“村里的学校建得很漂亮,硬件设施也很好,但是老师能调走的都调走了,新的老师又不愿意去,加上环境对孩子的心理影响,所以学习基本上处于荒废状态”。他决定帮忙联系村里的孩子到开封市上学,“当时村里拿出的学生名单,整整写满了5页,我觉得还是先选一部分试试”。于是,他选择了10名8岁以下的孩子。
  杨峥开始联系市区的小学,所有学校的校长一听说要接纳艾滋病家庭的孩子,都打了退堂鼓。“没有一个学校愿意收,都说其他学生的家长会不愿意”。
  无奈之下,杨峥准备自己办个教学辅导班来圆孩子们进城上学的梦想。这一想法反映给开封市教育局后,得到了教育局领导的大力支持,并安排金明区文教局负责人与杨峥取得了联系。2006年的8月16日,金明区文教局和“爱心之家”签订了合作书,约定由“爱心之家”负责组建一个专门的办学机构,并解决孩子的食宿、学习费用,金明区文教局负责教学指导、订购课本,解决学籍及其他相关问题。
  考虑到经济承受能力,一开始杨峥只打算从10名孩子中选出7名来负担。“考试那天,3个考得不好的孩子哭得特别厉害,几个家长一听说不能来市里上学也哭了,当时我心一软就全部收下了”。
  2006年8月25日,10名孩子住进了“希望家园”。协会出资为孩子租了宽敞明亮的教室、图书室、活动室和宿舍,天成学校赠送了10套桌椅,开封市新华书店免费提供了新课本,马市街小学提供教学帮助,教学辅导班作为马市街小学的一个“校外班”开始存在。
  发展:难以承受之困
  去年9月1日,“希望家园”为10名孩子举办了开学典礼。开封市的一位副市长专程看望了孩子,不少社会机构也都纷纷送来文具、衣物等物。然而,“希望家园”在发展中所遭受的困难远远超出了杨峥的预料。
  开学不久,一个孩子因为不适应集体生活而退出了“希望家园”。剩下的9个孩子中,5个男孩、4个女孩,最大的9岁,最小的7岁。经过检查,这些孩子们完全正常、健康。
  一开始,开封市马市街小学派出了一位退休教师到“希望家园”义务讲课,但不到一个月就去了美国;而由于教师紧张,学校无法再派授课老师。杨峥急了:“孩子不能没有老师呀!”当地报纸免费为他做了招聘老师的广告,来的人虽不少,但没人愿意做义工。无奈之下,杨峥来到河南大学寻找义务支教的大学生。
  河南大学志愿者协会面向全校征集支教志愿者,最终从80多名报名者中选出了8名担任老师。志愿者除了给孩子们开设有正规小学所设的语文、数学、英语、音乐、美术、思想道德修养科目之外,还开了古诗词课,培养孩子们的文化素养。志愿者们结合自己的课余时间制定出了教学计划和课程表,每天上午3节课、下午2节课,每周一和周四休息。除了老师,其他志愿者则在课余时间对落后孩子进行辅导。
  然而,这8名刚刚适应教学的志愿者很快就有一部分人要离开,“3个大四学生要去外地工作,两个大三学生开始准备考研”。虽然不断有新的志愿者加入到支教队伍中,但频繁更换老师还是会对孩子们的学习造成影响。杨峥萌发了聘请专职老师的念头。“聘请一位带班的正规小学教师一个月至少要500元,语文和数学两门主科至少分别需要一名,但每月1000元的费用目前‘希望家园’根本承受不起”。
  孩子的生活方面同样遇到了困难。负责给孩子们洗衣服做饭的也是义工,多为老人。“负责做饭的老太太已经65岁了,每天早上5点就要起床,9个孩子每天都要蒸一大锅馒头,有时光揉面就把手腕弄肿了。”但要聘请两位服务员,每月至少也需要1000元。
  目前,孩子们的学习、生活方面的经费来源于社会各界的捐赠。“希望之家”按照每个孩子每月430元的标准,与65名志愿者签订了协议,协议从最低每月捐献10元到最高每月捐献430元不等。但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协议金额履约率仅为60%左右,平均到每个孩子一个月只有258元。“钱只够孩子们维持基本的温饱。”
  前景:还有多少希望
  刚来到“希望家园”时,这些孩子身上有着同龄人身上很难见到的忧郁。“一些孩子孤僻、易怒、胆怯,不能和他人交流。”杨峥说。但经过3个月的快乐集体生活,他们变得和同龄人一样活泼。采访过程中,孩子们能够很自然地面对镜头,主动将试卷拿给记者看,领着记者参观宿舍。
  在与孩子们相处时间最长的志愿者陈少威看来,这9个孩子比同龄人要更懂事:他们早上六点起床,练习打太极拳;自己选出了班长、寝室长,制定了宿舍卫生值日表;每次志愿者来上课,都会有一个孩子等在门口开门;自己能做的事情绝不麻烦别人;考试不好会主动惩罚自己;懂得尊重和帮助老人。他们还有着和同龄人一样的梦想:男孩子要当数学家、动物学家、航天学家、大学老师和警察,女生们都想当“白衣天使”。
  在孩子们融入城市的同时,社会也逐渐向他们敞开了怀抱。“孩子们刚来的时候,‘希望家园’的邻居们都不接受,一些志愿者也无法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我就通过自己与孩子们共吃住作为示范,宣传防治艾滋病的相关知识,来逐渐更正他们的认识。”杨峥介绍。现在,周围的邻居们不仅完全接受了这9个孩子,有的还主动伸出了援助之手。
  社会上更多的人也参与到希望家园的这项事业中来:65岁的高素枝女士做义工免费为孩子们洗衣做饭;金明区一家诊所为孩子们提供全免费的医疗服务;翰园碑林为孩子们提供免费游园;残疾人车队为孩子出游免费提供车辆;农民志愿者免费为孩子们提供粮食;北京的一位开封籍商人为孩子们送来冬天取暖的炭。而河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几名学生则与杨峥商量着为“希望家园”出份报纸,以争取社会更多的关注和支持。
  不过在采访中,几位支教的志愿者都表示出了自己的担心。虽然“希望家园”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但其条件与正规小学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也不可能容纳更多的孩子。随着孩子们的成长,对教学器材和老师都会有更高的要求,因此,如何让社会敞开胸怀接纳这些正常、健康的孩子,让他们能够融入正常的学校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杨峥也认为,“希望家园”这种做法只是一种尝试,要解决艾滋病家庭孩子上学的问题还要更多地依靠政府来解决。
[评论] [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