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town.jpg (22089 字节)chinalovetown.JPG (48198 字节)


您的位置 - - 收藏本文

相关新闻

未找到相关文章

专题热点


 04-12-2007 23:55:41 南方新闻网 (来源:南方周末) 傅剑锋 点击:

官方审计揭示丽江孤儿学校百万捐款去向不明

  “这么多年,胡曼莉利用捐给孤儿的善款,不知敛聚了多少私财,现在这条路要走到头了。”美国老太张春华拿着放大镜,一边看着红头文件一边喃喃自语。

  胡曼莉,这位一度被视为中国民间慈善象征的中年女人,因其献身孤儿事业的形象而在中央电视台的公益广告上被称为“中国母亲”。但这个形象在七年前被委托胡曼莉创办丽江孤儿学校的张春华戳破了。张春华是美国妈妈联谊会会长,该慈善机构曾帮助胡曼莉成立丽江妈妈联谊会,并委托其创办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但在张春华自认为发现了胡曼莉善款私存,借伙食费、教育费敛财,在财务上作假,把孤儿作为发财工具等问题后,就开始了七年不断的举报与揭发。本报也从2001年后数次介入调查,发现了“中国母亲”慈善事业的种种疑点。

  现在,张春华终于等来了这份由云南省丽江市政府签发的文件。文件称,市政府将在4月1日以前正式接管由胡曼莉控制的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尽管各种原因至本报记者发稿时尚未正式接管,但丽江市政府有关官员表示,“接管工作将在近几天坚决进行”,“学校仍要保持正常运转,有捐款用好捐款,没有捐款政府全权负担学校和孤儿的费用”。

  丽江市政府副秘书长李燕说:“丽江的财政很困难,这个月我们要在党政干部中为这些孤儿展开募捐,以后每年我们都要在党政干部中至少募捐一次。我们决不委屈一个孤儿!”丽江市年财政收入5亿左右,仅教师工资支出就达4.7亿,其它支出均要靠国家转移支付。

  让丽江市政府下定如此决心,准备接管孤儿学校的,是去年底印证胡曼莉真相的审计报告。

  “仅仅是目前审计出来的就已经够严重了”

  这份在去年底出台的审计报告尽管语调温和,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胡曼莉对丽江助孤事业的作用,但其披露的财务问题,却暗合了张春华等人对胡曼莉的举报,以及此前本报对胡曼莉的调查与质疑。

  胡曼莉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但这并不影响审计报告对胡曼莉种种问题的揭示。这次审计的范围包括1999年7 月丽江孤儿学校成立后至2006年8月31日的财务收支情况。

  审计表明:胡曼莉把约33万元社会捐款说成是自己的个人捐款,不据实列出开支的数额亦达33万元;在孤儿个人账户上仅凭存折复印件提取的资金近10万元;在支出中应按固定资产核算而未核算的资金达43万余元;胡曼莉对十余名孤儿投了28万余元的商业保险,作为学校的一次性支出,在财务上却隐瞒了分红,也隐瞒了五年后可以全额返还的事实;电脑服务部的数年收入也没有入账。

  审计还表明,在没有合法票据的情况下,孤儿学校凭一般通用收据、付款证明单、商品调拨单等票据支出的金额达42 万余元。在这42万元中,收据连号的竟然达17万元。

  “数额如此大的连号发票,极有可能是在审计前做假账做出的。”张春华认为,她用另一个发现佐证这一观点:张春华比较了2006年审计报告和2000年时丽江审计局对孤儿学校的审计,结果同是1999年学校的伙食费账目,再审时比2000年的审计账目多出了10余万元;同是2000年的伙食费,再审时比2000年审计时多出了42万余元。

  负责处理胡曼莉问题的一名市政府官员也坦陈,对孤儿学校的审计仍是有局限的。根据审计法规,受审计的账目是让胡曼莉自愿提交的,“孤儿学校里胡曼莉大权独揽,无人监督她,连负责财务的会计陈斌也是胡曼莉养大的孤儿。所以,我们无法肯定她会在审计前做些什么。但仅仅是目前审计出来的,就已经够严重了。”

  审计局也无权调查胡曼莉的私人财产。而本报早在2002年就查清,胡曼莉在丽江拥有一套320多平方米、总房价超过50万元的豪宅。另从与胡曼莉共同生活过的知情人处获知,胡曼莉还在丽江有以其母亲王凤芹和其养子陈斌之名购买的两套房子,总价值约40万元。她还把当时念高中的女儿桂甜甜送到新西兰留学,如今即将大学毕业。

  但胡曼莉在孤儿们面前却呈现出另外一副模样。已离开孤儿学校的孤儿周红告诉本报记者,“她说她的命不值钱,她脱下外衣给我们看,里面都是补丁”,接着胡曼莉就会流着泪说,办学钱靠从朋友捐给她治脑瘤的钱里省下来的。“每次吃饭前,都要我们唱赞美她的歌,内容就是我不是她亲生的,也不是喝她奶长大的,但是她比母亲还要亲,她把青春献给了我们之类的,现在想起来有点想吐。”周红回忆。

  胡曼莉在两份审计报告中做了手脚

  这位“比母亲还亲”的胡曼莉,还在审计报告中让孤儿的助养费消失掉了。

  审计报告显示,尽管2004年海内外好心人对孤儿学校的助养费有120余万元,但在2005年账面上,助养费忽然消失了,到了2006年账面上也只有约2万元。另外,2004年、2005年的社会捐款在账面上也显示为零。审计报告以颇为善意的口气提出建议,“各种捐款在减少”,“建议政府帮助解决资金困难”。

  事实果真如此吗?本报记者拿到了孤儿学校在2006年3月以前使用的国内包括港澳台和国外两份助养人名单,共有571名好心人对该校一百余名孤儿学生进行了助养。记者随机抽取了四名国内助养人进行电话调查,发现这些助养人至今每月都在给受助孤儿寄两百至三百元不等的助养费。

  曾参与过该校管理的知情人介绍,事实上2005年、2006年的助养费不是下降而是上升了,几乎每个助养人对孤儿的月助养费不会低于200元,所以这两年的总助养费不会低于2004年的120万元。

  但这些钱为何消失了呢?受调查的四位助养人透露出一个共同的信息,胡曼莉叫他们把钱直接汇到孤儿的个人账户里。曾和胡曼莉参与学校管理的知情人指出,正是这样,助养费就不会进入学校的捐款专户,账面上就不会有所显示了。而孤儿又在胡曼莉的控制之下,她就可以在孤儿账户中随意支取钱财或再转入其他私人账户。

  这位知情人还透露,胡曼莉最常用的手法是,她不把捐款人的钱汇入学校账户,而是直接由她来买实物,如教育设施、学生的衣物,然后以回执或票据复印件等方式向捐款人证明她已善用了这些捐款。她又拿着这些票据到学校账户里去报账。由于学校财务完全受她控制,所以通过这种“票据游戏”就能达到善款私存的目的。

  捐助该校孤儿已六年的王潮安劝说记者:“我认为胡曼莉的孤儿学校是正规的,你们不要被政府的审计报告蒙蔽了。 ”

  但让一些善良的人们难以置信的是,胡曼莉还曾准备把这所完全由社会捐助起来的孤儿学校变成私立学校。她曾拿着《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创办人校长胡曼莉投资情况明细表》跑到教育局,声称她向孤儿学校投资了220万元,要求把孤儿学校转变成她的私立学校。古城区教育局副局长杨福先回忆:“任何一个明白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孤儿学校不可能是胡曼莉投资的,而是海内外的慈善人士捐起来的。所以,教育局没有批准她的申请。”

  胡曼莉还用篡改过的审计报告欺骗部分捐款人。长期捐助丽江孤儿学校的新加坡牧师孔德明就是其中的受骗者。2005 年,胡曼莉把丽江审计局在2000年对孤儿学校的审计报告和2004年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审计报告交给了孔德明,以证明孤儿学校的财务是规范的。但一年后,有一位知情人帮孔德明找到了原件,发现胡曼莉在这两份审计报告中做了手脚。 

  本报记者看到了孔德明从新加坡传回来的审计报告篡改件。这份2000年的审计报告,被胡曼莉整个删掉了“审计查出的问题及处理意见”部分,以及“审计建议”部分,只保留了对她有利的部分,致使篡改件和原件相比少了两页。2004 年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也被她删掉了不利于自己的部分。

  在去年底的审计报告出台后,还有她的海外支持者在网站上连篇累牍地声援——“审计证明胡曼莉是清白的”。


美国妈妈联谊会对胡曼莉穷追猛打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2日10:15 南方新闻网 (来源:南方周末)
  “美国妈妈”为何对“中国母亲”穷追猛打?

  “胡曼莉的这种做法尽管能蒙蔽部分海外捐助者,但说什么也蒙不了我。”美国妈妈联谊会会长张春华显得很自信。 

  她已经和胡曼莉斗争了七年。丽江政府下决心处理胡曼莉问题,和张春华持续的推动与沟通直接相关。“其实我与胡曼莉没有私人恩怨,是美国国税局对慈善机构的监控,要求我必须对她穷追到底。”张春华说。

  在美国,像美国妈妈联谊会这样的慈善机构,都是享有免税的。但美国国税局为防止不法之徒借慈善机构逃税与洗钱,还需要监管慈善机构的资金流向。所以,美国妈妈联谊会在中国的捐助须向美国国税局提交各种合法的票据和财务报表来作出证明。它像美国的其它慈善机构一样,财务收支必须公开,并在每年5月中旬向国税局报税,国税局根据慈善机构提供的财务报表和审计报告,批准是否继续免税。

  但1999年美国妈妈联谊会捐给丽江妈妈联谊会的35万美金却出了问题。

  这笔钱是美国妈妈联谊会帮助胡曼莉成立丽江妈妈联谊会和孤儿学校时打到中国的。当时美元的银行汇率是8.3,胡曼莉兑的汇率却是8.1,而且还没有向张春华提供美元兑人民币的水单。张春华怀疑胡是在黑市中兑换的,且截获差价作为私利。更让张春华懊恼的是,没有这笔美金的兑换水单,她就无法向美国国税局交差,“国税局会怀疑我们的资金去向,甚至会认为我们是在中国洗钱”。

  发现这一问题后,美国妈妈联谊会马上向美国国税局提交了“我们被骗了,并将补救和追究”的报告,同时通过网站公布被骗情况。“我们必须在国税局查我们之前、在捐款人知道真相之前就公布出来,以掌握认错的主动权。在美国,你上当不是你的错,你作假就会受重罚。”张春华解释。

  这一度导致了捐款的下滑,但张春华认为,这样的代价是值得的。诚实使他们仍在捐款者中保持了信誉,还可以让国税局给他们足够的补救时间。

  “在制度监管上,这正是中国的民间慈善机构和美国的民间慈善机构的一大差别。”张春华感叹。她介绍,在美国,捐款人也可以享受捐款部分的免税,捐款人在向国税局申请免税时,提交由慈善机构提供的捐款凭证。美国国税局为了查验捐款人的免税申请是否属实,还会对慈善机构的捐助名单每两三个月抽查一次。这样捐助方和受捐方都很难作假,一旦查出会被重罚。“所以,像胡曼莉这样善款私存的情况,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捐款人首先不会买账,因为善款私存,捐款人就无法获得正规捐款凭证。”张春华解释。

  张春华在和胡曼丽接触的过程中还发现,胡还存在着挪用善款,“借善款敛财”等财务问题,所以第一步她用打跨国官司的方式进行补救。2002年,云南省高级法院终审判决胡曼莉向美国妈妈联谊会返还其中的90余万元人民币。

  “胡曼莉为了掩盖真相,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不断地说美国妈妈联谊会才真正从中敛财。好,为了让美国国税局相信我们的说法,我必须把胡曼丽的全部真相都揭露出来。”

  张春华由此开始了穷追猛打胡曼莉的七年战争。

  “胡曼莉事件”催生的慈善样本

  4月初,张春华收到了从丽江华坪县寄来的一大包牛皮信封。牛皮信封里是12叠整齐的票据和财务报表,还有孩子们写给她的一堆信。

  “这是我在吸收胡曼莉事件的教训后,委托张桂梅老师创办的孤儿学校,叫华坪儿童之家。”张春华指着这堆票据介绍。这个学校和胡曼莉掌握的丽江孤儿学校刚好相反,善款全部进入专户,财务公开,票据规范,管理清廉,每年都作审计, “一切都不用让我操心了,已经有一两年不用去这个学校了。”张春华说。

  但这一切来得很不容易。

  胡曼莉事件并未动摇张春华的慈善信念,美国妈妈联谊会对云南贫困地区的捐助平均每年在170万元以上。所改变的是张春华的做事方式。

  2001年,张春华邀请优秀教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张桂梅在华坪创办孤儿学校,可容五十名孤儿。“一开始时,春华姐就要我设立出纳、会计,要我交每月的财务报表。那时我从来没学过理财,我只懂得如何教书。我觉得她不信任我,当时就哭了,不想干了。”张桂梅回忆。

  更让张桂梅受不了的是,深受胡曼莉事件影响的张春华,要求张桂梅为学校买什么都要开发票。“为了获得她的信任,我买根葱都要到税务局去开发票。两个月下来税务局就不胜其烦,终于和税务局长吵起来了。”张桂梅回想起这幕就忍不住笑。

  这件事情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菜场老板们嫌张桂梅要发票麻烦,又要多支出税费,干脆就不卖东西给她。张桂梅委屈得大哭,她在国际长途电话里和张春华反复沟通,最后,她们约定对一些日常的小额支出,可以用定量支出的方式写在财务报表里。

  张春华理解张桂梅的委屈:“她是个非常清廉和爱孩子的老师,又是个荣誉等身的人。所以我说财务报表上的问题,一定会很伤她自尊。但为了让她懂得一个规范的慈善组织如何运作,我不能不说啊。”

  除了定时给张春华寄财务报表,张春梅还把各项收支的变动都公布在黑板上。好处是明显的,“大约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我学会了财务方面的很多东西,只要把财务报表拿过来一看,我就知道哪里对哪里不对了。”50个孤儿被她照料得脸色红润,学习很好。“财务公开保护了我,使人们无法怀疑我的清廉,也让学校运转得有条不紊。”张桂梅说。今年1月3日的审计报告已经出来,报告确认了华坪儿童之家善款善用,财务运转清廉规范。

  张春华则把这一审计报告贴到工作网站上,并且交给美国国税局作资金去向的凭证。

  更重要的是慈善之心

  “我们需要慢慢地让中国的民众和基层官员了解国外规范的慈善组织的运作方式”,张春华认为,这正是她在中国做慈善想达到的另一个目的。“但仅作制度层面的改善还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慈善之心。”张春华说。

  云南省侨联副主席李巨涛就被张春华的“慈善之心”所打动。李巨涛曾数次陪同张春华到落后地区考察捐助事项,他告诉本报记者:“如果不是因为陪她,一些落后偏远的地方,我没去过,甚至连当地干部都没有去过,这让我们深受感动,去关心那些被遗忘的角落,这其实是一种慈善文化。”

  这个师从南怀瑾学佛的老太太,每次从美国来中国大陆,都会写下遗书,“如果我死在了云南,你们不要来收尸。路死路埋,沟死沟埋。人死,不过就是扔掉一个用旧了的皮包么。”

  今年3月3日刚到昆明,她丈夫就给接待她的《春城晚报》记者谭江华发来短信,说张春华刚打了内风湿针,身体抵抗力差,千万别让她去拥抱麻风病人。3月13日,张春华在省侨联相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去大理炼铁麻风病村去看望麻风病人。她一个个地拥抱了麻风村的孩子,一个十多岁的孤儿告诉她,“只记得小时候妈妈这样抱过我”,然后靠在张春华的肩上大哭起来。

  张春华回忆,去年到大理冰川麻风村,前年到大量漾濞麻风村,每次都会拥抱他们,“我在那里时根本不去想会不会传染,我拥抱他们,是想告诉他们:‘你们并没有被这个世界遗弃,你们要有尊严地生活’。”

  对此,接受本报采访的中华慈善总会理事章立凡深有同感。他说,良好的民间慈善需要有三个层面的土壤,法律、道德和文化。而慈善文化其实是慈善最内核的东西,张春华所称的慈善之心,正是一种可资吸纳的慈善文化。这种文化在中国刚刚起步的民间慈善中还比较缺乏。

  (实习生成希对本文亦有贡献)


从“胡曼莉事件”观中国慈善业缺失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2日10:15 南方新闻网 (来源:南方周末)
  □本报记者 傅剑锋 实习生 成希

  张春华这个连走路都颤巍巍的美国老太,却用七年的毅力,最终促使媒体与地方政府把胡曼莉从“中国母亲”的圣坛上拉下马来。

  这七年,也是中国的民间慈善事业从弱小、混乱逐渐向规范的方向努力的七年。民政部早在前几年就开始起草《慈善事业促进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称有望在未来几年进入人大立法议程。

  这七年,也显示着中国刚刚起步的民间慈善事业与美国成熟的慈善体系之间的差距。中国每年募集到的慈善资源不到 100亿元人民币,不到全国GDP的0.1%,而美国慈善公益团体掌控的资源高达美国GDP的8%-9%,美国慈善事业早已成为社会关系的重要调节器。中国民间尽管已有不少致力于慈善事业的人们,但政策的限制、法律的滞后、经验的缺乏、信用的不足仍使多数民间慈善组织处于比较幼稚的状态,更有一些居心叵测者借机混水摸鱼。所以,在中国出现了另一个和张春华一样痛斥某些“假慈善”的老太高耀洁,这位致力于在河南防艾滋病的医生,对一些借防艾捞钱的NGO深恶痛绝。

  所谓人无信而不立,确立善款必能善用的公信,显然是个人与企业能掏腰包捐钱的基本前提。

  但确立这样的公信靠一片好心显然是不够的。这正如云南省侨联副主席李巨涛在分析胡曼莉事件时所说:“我宁愿相信胡曼莉在一开始养孤儿是出于好心,但是当媒体追捧她,当社会资源在她的手里越聚越多,又缺乏必要的制度监督时,个人的欲望就会被手中巨大的社会资源所唤起、催化,甚至失去节制。”

  张春华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她在办另一所孤儿学校华坪儿童之家时,就注意到要把美国的那套慈善制度移植过来。这种移植对双方都是痛苦的,痛苦到华坪儿童之家的院长张桂梅几乎不想干的程度。但当这种移植被内化后,张桂梅又感到学会理财、财务公开、接受审计的好处。

  这好处就是,她因此确立了善款善用的公信。

  因此,如何通过有效的制度设计,使善款能得以善用,仍是慈善立法的一个重要价值追求。在这方面,民政部副部长李立国曾透露起草慈善事业促进法的两点新思路:慈善资金的使用必须体现捐赠人的意愿,要对慈善资金的使用效果进行考核。

  此外,在具体的制度计设上,美国的免税制度实值得中国借鉴。张春华老太现身说法,说明免税制度既能鼓励美国人捐款,也能使美国国税局借机监管慈善机构与捐款人、受捐人。原因很简单,如果想享有免税的权利,那么这三方都得在资金问题上接受国税局的监督。

  但中国目前的捐款免税制度手续繁杂,多头管理,鼓励作用有限,更遑论借此来监管了。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王振耀曾做过试验,他向中华慈善总会捐赠500元钱,尝试个人慈善申请免税,结果经历了十道程序、两个多月,才拿到了当月 50元的免税证明。

  所以,改革慈善捐赠中的免税制度,应是慈善立法中的重要内容。

  民政部社团管理司原司长、慈善立法的参与者陈金罗告诉本报记者,慈善立法仅满足于此是不够的,应有更高的立足点。那就是要通过慈善立法,使慈善事业在社会三次分配中发挥重要作用,成为重要的社会调节器,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配套的慈善机制。

  在这方面,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有公开而全面的阐述:应当确保慈善机构真正成为独立的社团法人,不再需要所谓的主管部门。另一方面,则是慈善活动急切需要规范,包括无序募捐、假义演以及一些虚假捐赠等,都需要法规制度禁止,任何人都可以募捐的无序状态急切需要规范。此外,免税政策急切需要落实,即捐赠中的免税需要有可供具体操作的依据而不是国家税务机关目前所采取的个案处理的做法。同时,还需要对税法、社团登记、基金管理等配套法律作修改。

  但即使制定了完备的法律,在中华慈善总会理事章立凡看来,也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他告诉本报记者,西方的慈善其实内生于它的宗教,以及从宗教中生发出来的慈善文化。中国在传统上也有民间慈善,但中断了几十年,慈善文化也出现了断层。因此,现代中国的慈善文化只有从传统的伦理道德中吸纳精华,又借鉴西方慈善文化中的人道精神,方可有中国慈善事业的健康发展。

  来源:南方周末


[评论] [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