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town.jpg (22089 字节)chinalovetown.JPG (48198 字节)


您的位置 - - 收藏本文

相关新闻

未找到相关文章

专题热点


 12-22-2007 21:24:43 开封市爱心之家志愿者协会 点击:

民间的力量——河南省开封市爱心之家志愿者协会帮助9名艾滋儿童的案例



一、案例背景介绍

   我国艾滋病高发地区的儿童受教育现状并不容乐观,这些地区的艾滋儿童受教育的水平相当低。他们的父母因患艾滋病丧失了劳动能力,家庭贫困;这些孩子由于教育水平低及社会的歧视又很难就业,等待他们的将是因进一步的贫困而来的恶性循环。这一恶性循环不仅对他们自身而言是个灾难,对整体社会的发展、稳定与和谐也是暂隐待发的炸弹。可以说,妥善地解决艾滋儿童的受教育问题,既是对这些儿童自身生存权利的保障,也是对我们社会整体生存的保障。

   我们将以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大营乡枣朱村的艾滋儿童受教育现状为例,来揭示我国艾滋病高发地区儿童受教育的主要困难所在。(参考附件一。)

   事实证明,艾滋儿童的受教育问题并非没有得到政府的高度关注。开封市财政部门将艾滋病防治专项经费纳入财政预算,从2003年元月至2004年5月底,已累计拨付经费550.5万元,且尉氏县作为该市艾滋病防治重点县,在资金分配上被给予了重点倾斜。根据河南省在艾滋病高发村实行 “六个一工程”的规定,开封市筹集了资金40万元,建设了大营乡枣朱村小学和邢庄乡屈楼小学,其中,枣朱村小学的硬件设施与尉氏县地区普通小学相比乃是相当的完善。

    但是,政府毕竟不等同于社会,行政力量毕竟有其力所不逮之处,金钱也并非万能。

    包括枣朱村在内的周围六个艾滋病高发村中有相当一部分学生不愿意到政府为他们专门建造的枣朱小学就读。一方面是由于该小学教学质量不高,另一方面则是对该校接受的众多艾滋儿童有恐惧心理。据调查,该校学生流失严重,这6个村中有近三百名7至13岁的儿童,而该校只有162名学生。

    枣朱小学原本的教学质量就并不令人乐观。教师普遍学历较低;教师教课内容繁多,杂而不精;教师构成老龄化。而这一状况却因着对艾滋病的恐惧而丧失了改变的可能:从2000年以后,就再也没有新老师愿意来枣朱小学,哪怕是这里已经有政府投入巨资修建的很好的硬件设施。

    但孩子们的家长不愿意放弃希望。这个时候,他们想到了开封市爱心之家志愿者协会。

二、服务实施过程

    家长们之所以想到“爱心之家”,并非空穴来风。该协会是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民间群众互助性慈善组织。(关于该协会的具体情况,参考附件二。)2005年1月,该协会在市民政局的支持下,帮助尉氏县的艾滋病人成立了红丝带志愿者协会,方便了他们的自助。协会曾经给与的帮助,使家长们这个时候又想到了他们。

    在接到家长们的求助之后,协会即开展了如下工作。(参考附件三。)

1、实地调查。

    2006年1月,“爱心之家”接到尉氏县红丝带协会的求助信,信中请求爱心之家帮忙联系艾滋病患者的孩子到城里上学。“六一”儿童节,协会会长杨峥用市区学校的试卷对10个艾滋儿童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结果发现:只有1个孩子及格,还有一个孩子的语文、数学加起来才得了3.5分。

    随后,杨峥赶赴农村实地考察,发现村里的学校硬件设施很好,但老师能调走的都调走了,新老师又不愿意去,加上孩子在心理上受歧视,所以他们的学业基本上荒废了。

2、初步方案。

    协会的最初方案是帮忙联系村里的孩子到开封市上学。但所有学校的校长一听说要接纳艾滋病家庭的孩子,都打了退堂鼓。没有一个学校愿意收,理由是其他学生的家长不愿意。

3、调整方案。
    协会随后调整了方案,准备自己办个教学辅导班来圆孩子们进城上学的梦想。这一想法反映给市教育局后,得到了副局长马大健的支持。教育局和爱心之家约定:爱心之家负责组建一个专门的办学机构,并解决孩子的食宿、学习费用,教育局则负责教学指导、订购课本、解决学籍及其他问题。

    2006年8月25日,来自开封市尉氏县农村10名艾滋病患者的孩子被接到市区(其中1名孩子因为不适应集体生活而在以后退出),入住该协会办的福利院。协会出资租了教室,市天成学校赠送了10套桌椅,市新华书店提供了新课本,马市街小学提供教学帮助。全国首家专门为艾滋病患者的孩子服务的办学机构——开封市爱心之家希望家园正式成立了。著名书法家、开封市副市长为希望家园题了名。

4、挑战与发展。

    然而,希望家园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而是一路历经了许多挑战。
    开始,市马市街小学派出了一位退休教师到“希望家园”义务讲课,但不到一个月该教师就去了美国;而由于教师紧张,学校无法再派授课老师。当地报纸免费为协会做了招聘老师的广告,来的人虽不少,但没人愿意做义工。无奈之下,杨峥会长来到河南大学寻找义务支教的大学生。河南大学志愿者协会面向全校征集支教志愿者,最终选出了8名志愿者老师。他们结合自己的课余时间制定了教学计划和课程表。

    然而,大学生志愿者因为毕业离校、考研等原因而无法长期支教,频繁更换老师并不利于孩子们的学习。协会萌发了聘请专职老师的念头。但聘请专职老师所需的每月至少1000元的费用是希望家园承受不起的。


    自2007年上半年开始,经过协会的努力,在市教育局的支持下,市马市街小学正式向“希望家园”派遣语文和数学两门主课的老师。河南大学教科院团总支李世平书记也表示将继续派人支教。至此,孩子们的老师问题得到了解决。

    资金方面,孩子们的学习、生活经费完全来源于社会各界的捐赠。“希望之家”按照每个孩子每月430元的标准,与65名志愿者签订了捐助协议,捐助金额从最低每月10元到430元不等。协会对孩子们的关爱感动了这些志愿者们加入对孩子们的关爱:河南中城建筑工程公司职工王瑞霞每月资助300元;禹王台区肢残协会捐款500元;加拿大人蓝斯其、高励朋夫妇每月资助430元;开封大学学生捐款700多元……。而媒体的介入推动了更多人加入对孩子们的帮助者行列。开封日报、河南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都对希望家园做了报道。到2007年1月底,协议金额履约率已达60%左右,平均到每个孩子一个月有258元。

    2007年3月,开封市私立学校求实中学的张建平校长表示愿意将孩子们预算中不足的资金补齐,每月奉献870元。至此,孩子们学习生活经费的筹集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5、方案初步成功。

    协会历经一年的努力得到的回报是喜人的。今年7月份刚结束的学期考试,希望家园孩子们考试的命题、监考、阅卷都是和马市街小学的其他孩子完全一样的。考试结果,除了其中1名原先基础最差的孩子以外,其他8名孩子的语文数学平均分已达到了马市街小学优秀班的成绩,且其中的优秀者如李梦洁、杨光远、张远航的数学成绩在马市街小学的尖子班中亦属尖子。(参考附件四。)

    在历经一年的努力中,协会推动了包括政府、媒体、学校、残联等社会各界组织及众多个人投入到对艾滋病人的切身利益的实际关注中,使艾滋病群体通过这9个孩子感受到了来自全社会的接纳。由这一心理关怀而来的社会整体和谐与稳定效应之深远,恐不是9个孩子的9张成绩单能表达的。

三、问题分析与思考

    在爱心之家帮助9名艾滋孤儿受教育的成功事例中,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启示?

1.首先,我们发现,爱心之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所依靠的资源(教师、舆论、资金)完全是来自社会(政府与学校、媒体、志愿者个人)的。可以说,爱心之家并不拥有解决问题的直接性资源,他们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乃是推动拥有资源者参与解决问题。在解决某一问题时,爱心之家必须依赖社会的力量。

    这一对社会力量的依赖,体现的是爱心之家对社会的信任,这一信任就是:相信包括政府、各社会组织、个人在内的全社会都有解决社会性问题的诚意。没有这一基本信任,爱心之家无法把积极推动社会各界参与解决社会性问题作为己任。

    这一在力量上对社会的依赖和在意向上对社会的信任,使得以爱心之家为代表的民间性组织成为社会和谐的天然粘合剂。因为,社会和谐的基本表现就是组成社会的各元素即社会各界的彼此间的依赖和信任,而这一依赖和信任,恰是爱心之家对自身进行社会定位时基本的前提性预设。

2.显而易见的是,即便爱心之家是信任社会的,这也并不意味社会一定会信任爱心之家。换言之,社会各界如何愿意被爱心之家推动着加入援助者的行列呢?

    自2001年筹建以来,爱心之家已经多次成功地帮助了弱势群体,本案例中的9名艾滋儿童即是其中一例。在所有这些成功案例中,爱心之家之所以能推动他人,其秘诀无一不是:从我做起。爱心之家相信:从清洁无伪的良心中生发出来的爱就会在其他人的身上激励出爱来。爱心之家的创办者杨峥先生及其爱人王莉女士抛弃原先待遇优厚的工作,全身心地和终身性地投入援助弱势群体的事业中;协会的核心成员之一高素枝女士六年来在爱心之家的福利院作义工,分文未取。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人间确有真爱,而感动了身边的人、感动了媒体,使更多的人愿意成为援助者。

    在此,我们可以看出民间性组织的力量所在:他们是出于信念做事的。这一信念即是他们可以给这个社会贡献的资源。我们可以说,任一社会问题,都不是单靠行政命令及资金投入就可以解决的,而是也需要真情与爱,需要信念,而这恰是民间性力量能现成地提供出来的,这一资源,它值得包括政府在内的社会各界珍惜。

3.在爱心之家解决孩子入学的整个过程中,我们如以从 “初步方案”到“调整方案”这一阶段为例进行观察就会发现:爱心之家在解决问题时具备灵活、快速、创造性地调整方案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一灵活性与创造性,再次证明了从毛泽东的人民战争理论到邓小平的市场经济改革理论背后的基本信念:民间的力量是无穷的。爱心之家在创办希望家园的过程中经历的困难不是本文能完全尽述的:出现的问题往往出人意料,而解决的方案因此往往也必须出人意料,就是说,需要个人性的灵感与创造,而非现成的理论或行政命令。

    总结上述分析与思考,我们可以说,以爱心之家为代表的民间性组织拥有其他社会各界所无法拥有的独特资源,这就是:对社会的信任与依赖、信念力量及创造能力。社会性的问题既然来自整体社会,则它的解决理当在社会的整体框架中进行,这就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贡献各自的独特资源与力量,这就既包括政府,也包括民间组织;否则,我们在面对社会性问题时将永远因为瘸腿而无力。



[评论] [推荐] [关闭]